欢迎来到洛阳地情网!
志人文集

论以刘邦为中心的人才群体


发布时间:2009年09月22日

薛瑞泽 来学斋

   众所周知,任何一个政治家的成功,除了他本人所具有的超群绝伦的政治天才外,拱围着他的人才群体的出谋划策、攻城略地也是其成功的重要因素,这在中国古代表现得相当明显,正如《汉书·高惠高后文功臣表》开篇所言;“自古帝王之兴,曷尝不建辅弼之臣所与共成天功者乎!”西汉的开国皇帝刘邦之所以能在复杂多舛的外部环境下攻灭秦朝,覆亡项羽,又能在汉初瞬息万变的政治氛围中,平定诸王的反叛,固然有复杂的历史原因,而其远见卓识的人才方略,使以他为中心的人才群体的迅速形成,使他能够倚重人才,“总帅雄俊”,卒践帝位。本文试图对刘邦的人才群体进行研究,以揭示人才群体在刘邦成功中的重要作用。
    
一、             出类拔萃的谋士集团
 
  谋士集团是刘邦在秦末军阀争雄中的智囊,他们所起的作用往往胜过干军万马。在攻打秦朝、发兵项羽,抑或是汉初的平叛战争中,诸位谋士出奇计,献良策,使刘邦在各种危急关头转危为安,势力逐步扩大,最终建国兴邦。
  我们通过《汉书·高惠高后文功臣表》和《汉书·外戚传》以及《汉书·高五王传》的统计,汉高祖刘邦所封侯的l53人中,著名的因出奇计而封侯的有张良、萧何、陈平等谋士。经过对史书的分类归纳,我们得出,在刘邦势力发展过程中,其谋士为其出奇计达30余条,其主要有:1、袭陈留计(秦二世3年2月,郦食其);2、约降宛计(秦二世3年6月,陈恢);3、崤关破秦计(秦二世3年9月,张良);4、入关定秦计(高祖元年l0月,樊哙、张良);5、鸿门脱身计(元年l2月,张良);6、巴蜀为王计(元年4月,张良);7、重用韩信计(元年4月,萧何);8、平定三秦计(元年4月,韩信);9、季布叛楚计(2年4月,随何);l0、离间楚将计(3年12月,陈平);11、宛叶出兵计(3年5月,辕生);12、立信齐王计(4年2月,陈平、张良);13、立齐王彭越计(5年l0月,张良);14、伪游云梦计(6年10月,陈平);15、雍齿封侯计(6年3月,张良);16、平城脱身计(7年10月,陈平);17、平定南越计(11年5月,陆贾);18、平灭英布计(11年7月,腾公、薛公)等等。
  上述刘邦谋士所出之计,仅是其大而要者,有的谋士数出奇计,如陈平,“凡六出奇计”,备为世人所称道。汉3年l2月的以重金离间项羽与亚父范增的计策,使项羽“果大疑亚父”,范增愤而离去,楚的力量大为削弱。又如张良,“常为计谋”,当刘邦被项羽封为汉王,诸将鼓动刘邦发兵攻打项羽时,张良劝刘邦审时度势,“养其民以致贤人”,图谋复兴。综观刘邦谋士集团所出计策,都是刘邦军事势力在危急关头所出的力挽狂澜之策,可以这样认为,若没有这些谋士的计策,倘或有诸多计策而未被其采纳者,他随时都有被自己对手吞并的可能。正因为刘邦能博采众长,纳贤才之良策,故能在割据势力的角逐中,出人头地.稳操胜券。正如班彪《王命论》所言:“盖在高祖,其兴也有五:……五曰知人善使。加之以信诚好谋,达于听受,见善如不及,用人如由己,从谏如流,趣时如向赴;当食吐哺,纳子房之策;拔足挥洗,揖郦生之说;……举韩信于行阵,收陈平于亡命,英雄陈力,群策毕举:此高祖之大略,所以成帝业也。”。
  刘邦如此重视谋士,不断采纳谋士集团所献之良策,而其他的割据势力有的虽有人才却弃而不用,有的人才虽出奇计却不予重视。如陈平初事魏王咎为太仆,“说魏王,王不听”,甚而“人或谗之,平亡去。”这不能不说是昏君和忌贤妒能之辈压抑人才、排挤人才。再如项羽唯一的谋士范增,在鸿门之宴时目劝项羽杀死刘邦,但项羽“为人不忍”,最终使刘邦脱身逃去。汉3年,项羽多次断绝汉的粮道,并准备答应刘邦的“割荥阳以西为汉”的请和条件,范增劝说项羽“今不取,必后悔。”项羽乃发兵攻荥阳,但随之又中了陈平的离间之计,导致坐失良机。项羽虽然有数倍于汉的军事力量,因不能用谋士的良策,在楚汉战争中有时虽然打了胜仗,但其总的趋势是屡战屡败,最终为刘邦所消灭。
  分析当时的各方的军事势力,无论是秦王朝,抑或是项羽,甚或陈胜乃至赵、齐、燕、魏、韩等,其智囊人物或为一人,或为二三人,但均没有象汉刘邦那样形成一个谋士集团。以二三人所出之计策必然敌不过一个庞大谋士集团的智慧。再加上有的诸侯,刚愎自用,压抑人才t;周围小人,嫉贤妒能,诋毁人才,必然使贤能之士投靠圣明君王,刘邦就因此收容了不少谋士,并凭借自己高超的用人艺术,使谋士集团竭诚效力,最终统一天下。这足以看出谋士集团在刘邦成功中所起的作用。
 
二、             能征善战的将士集团
 
  如果说谋士集团“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是刘邦获胜的充分条件,那么“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的将士们的浴血奋战则是刘邦获胜的必要条件。正因为诸多战将在谋士集团良策的指导下,刘邦才能取得一个接一个的胜利。
  在汉初封侯的l53人当中,因取得战功而受封的占绝大多数,据粗略统计,约有100人左右,占65%强,且因战功而封侯者,大都参加过著名的战役,或在汉的军队中独任一方。兹以几次著名的战役为例来说明将士所起的作用。
  攻占三川之战,此次战争为秦二世2年,刘邦与项羽联手攻打秦三川守李由的战役。此战刘邦投入的战将有卢绾、曹参、樊哙、郦商、夏侯婴、灌婴、靳歙等数十人。其中曹参“杀李由,虏秦侯一人”,樊哙“斩首十六级”夏侯婴“以兵车趣攻战疾。”从刘邦此战投入战将之多以及将士杀伤之众,足见将士之勇猛。
  平定三秦之战,此战为汉元年5月至8月间,刘邦被封为汉王后,欲出关与项羽争天下而扫除项羽在关中封的秦三王的战役。以《汉书·高惠高后文功臣表》和有关纪、传统计,这次汉投入战将有曹参、周勃、樊哙等31人之多,占其以后因战功封侯人数的30%多,而其后因战功而封侯者在汉元年有的还未归汉,刘邦这次投入的战将恐怕是其战将人数的大部分。因为这次战役的胜败是关系到他能否出关的重要步骤,故刘邦倾其全力而为之。这次战斗中,“刘贾为将军,定塞地”灌婴为中谒者,“从还定三秦,下栎阳,降塞王。”从此战持续的时间之长,足以看出将士们作战的惨烈与勇敢。
  此后的彭城之战(汉2年4月,全体将士,仅数十人得还),京索之战(汉2年5月,率诸将大胜),灭魏之战(汉2年8月,韩信、灌婴、曹参等攻打魏王貂,并俘虏之),灭赵之战(汉3年10月,韩信、张耳等击赵,斩陈余,俘虏赵王)直至垓下之役,可以说是无月不战,无日不战。由于刘邦用将得法,故其将士集团的人数在日益增加。特别是消灭项羽的垓下之役,刘邦的战将几乎是全部参加,从《汉书·高惠高后文功臣表》及有关纪传中得知,此战参与斩杀项羽者就有灌婴、缯贺、吕马童、王翥、吕腾、杨武、王翳、杨喜等十余人。汉军将士勇猛冲杀,最终迫使项羽自刎而死,其详细过程,史书毕载,故此不赘。
  刘邦文、武并重等的人才方略,使其在诸侯争雄的秦汉之际如虎添双翼,而有的人才也是文武双全,如韩信、曹参等。由于刘邦“而善将将,”故诸将士能在刘邦处于多次危难情况下屡败屡战,形成了以刘邦为中心的军事集团。而项羽则不然,他的属下可以说没有一个战将始终如一地跟随着他,其“骨硬之臣亚父、钟离昧、龙且、周殷之属,不过数人耳。”且在陈平的离间计下离心离德。他所胁迫的诸侯国,并非他真心实意的追随者,当其势力衰弱时,诸侯国也都相继离他而归附于汉,其境遇是悲惨的。这充分说明了人才群体的形成在帝王建功立业中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
    
三、             见多识广的士人群体
 
    在刘邦的人才群体中,除了上述两种人才群体外,还有一种密集的知识分子群体——士人,他们以精通儒家礼仪为特点,在汉初政权建设中起过重要的作用。
  张苍在“秦时为御史,主柱下方书。”当萧何入秦“收秦丞相御史律令图书藏之”后,因“苍乃自秦时为柱下御史,明习天下图书计籍又善用算律历.故令苍以侯居相府,领主郡国上计者。”汉初的户籍管理之所以有条不紊,与刘邦任用张苍不无关系,使汉初的赋税征收等一系列有关国家财政制度能顺利完善。张苍还在汉初,“绪正律历,”“吹律调乐,入之音声,及以此定律令。若百工,天下作程品.至于为丞相,卒就之。故汉家言律历者本张苍。”可见张苍对汉初户籍、律历等一系列制度的制定立功不小,在一定程度上稳定了汉初社会秩序。
  另一儒生叔孙通为刘邦制定了礼仪。汉初因刘邦“悉去秦法,为简易。群臣饮争功,醉或妄呼,拔剑击柱。”没有君臣之礼,刘邦“患之,”叔孙通规劝高祖,并从鲁地召来30个儒生为其制订礼仪,让群臣习之,最后高祖满意地说:“吾乃今日知皇帝之贵也。”乃拜叔孙通为奉常,赐金五百斤。叔孙通又向刘邦举荐了他30个弟子,高帝悉以为郎。足见高祖刘邦对知识分子的重视程度。
  有必要对刘邦重视知识分子的过程加以评述。刘邦是一个“无赖”出身,对儒士起初极为看轻.郦食其劝刘邦立六国之后而非妙计,刘邦乃骂郦为“竖儒”。史载刘邦初“不喜儒,诸客冠儒冠来者,沛公辄解其冠,溺其中。与人言,常大骂”。一些儒生归刘邦后,乃去儒服以接近刘邦,叔孙通从汉后,“儒服,汉王憎之,乃变其服,服短衣,楚制,汉王喜。”并专门向刘邦“言诸故群盗壮士进之”。可见刘邦在初起时是极为轻视儒生的,使其逐步改变对知识分子看法的是儒生在战争和政权建设中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大。汉3年秋楚汉战争中,郦食其以说客身份劝说齐王田广勿以汉为敌;“腐儒”随何曾劝淮南英布叛楚归汉。解除了汉东部威胁,专兵击楚;陆贾在汉初使南越,以儒生的能言善辩,劝说南越王赵佗归附于汉。陆贾因“时时前说称《诗》、《书》。”刘邦大骂道:“乃公居马上得之,安事《诗》、《书》!”陆贾乃说:“马上得之,宁可以马上治乎?”乃为刘邦总结秦亡的原因,“凡著十二篇。每奏一篇,高帝未尝不称善,左右呼万岁,称其书曰《新语》。”再加上张苍、叔孙通等儒士在汉初所起的作用,刘邦对知识分子群体才逐渐重视起来。这只是对上层知识分子群体的重视,而对下层知识分子仍有许多戒律未有消除,如挟书之律到汉惠帝四年才予以废除,因此对汉初知识分子的参政作用仍是一个束缚,汉初文化低潮的出现与这一戒律的存在不能说没有关系。
    
四、             人才方略的特点及评价
 
    作为封建时代的政治家,刘邦的人才方略有着高出同时代其他政治家的卓越之处,从其使用人才的情况来看,我们认为刘邦的人才方略有以下几个显著的特点:
  其一,用人不问品行出身。秦末汉初,任人唯亲在其它诸侯王用人方面仍有表现。刘邦能反其道而行之,只要有才,无论出身贵族,或是贩夫走卒,他都加以重用。在他的谋士战将中,韩信“家贫无行”,“常从人寄食”,并受过胯下之辱,归刘邦后又“坐法当斩”,因夏侯婴得救,可见韩信既无品行也无门第.但固有才且加之萧何的极力推荐,刘邦乃拜其为大将,为汉王朝攻城略地建立了不朽功勋。彭越初“常渔巨野泽中,为盗。”刘邦还是多次派人联络,并封其为梁王。英布壮年时“坐法黥”,刘邦也派人劝其叛楚,并封为淮南王。樊哙“以屠狗为事”,跟随刘邦东征西战,最后官至大将。灌婴初为“睢阳贩缯者也”。刘邦率军攻下砀时,“婴以中涓从”,最后官至丞相。上述诸人虽起于微细,有的是商贩,有的是强盗、罪囚,但刘邦能不顾及出身,不拘一格地加以使用,使他们为汉的建立而征杀疆场。这与刘邦的出身以及他对社会环境的敏锐观察有密切的关系。
  其二,用人能够人尽其才。如果说用人不问出身是选才标准,那么人尽其才则是用人的艺术。人尽其才才能使人才发挥其特长,刘邦深深认识到这一点。萧何作为文吏,有治世和管理才能,刘邦乃让萧何“以丞相留守巴蜀,填抚谕告,使给军食。……计户转曹给军,汉王数失军遁去,何常兴关中卒.辄补缺。”萧何的留守关中,解除了刘邦的后顾之忧,使刘邦能够专意出关攻伐,且可常常补充粮饷和兵卒的不足。谋臣张良,“多病,未尝特将兵,常为策划臣,时时从。”正因为张良常出奇计,故刘邦的军队能多次以少胜多,出奇制胜。至于说樊哙、灌婴等武夫,刘邦则令其披坚执锐、冲锋陷阵,正所谓胃“屠狗畈缯,攻城野战”。    其三,善于使用归降之才。处于乱世的秦汉之际,不但君择臣,臣亦择君。昏庸的君王人才往往离其而去,使其成为孤家寡人;贤明君主,人才往往趋之若鹜,密集其麾下。刘邦由于善于用人,故归附他的贤才极为众多。前文提及的韩信,本为项羽的属下“以策干羽,羽弗用。”当刘邦入蜀时,“信亡楚归汉”,刘邦乃委以大将之任。”张良起初也欲追随景驹,行道遇沛公,“遂属焉。”陈平初起时事魏王咎,为太仆,“说魏王,王不听。”因人谗之,乃归项羽,又因项羽将诛之,遂逃亡归汉,随之刘邦委以重任。前揭张苍、叔孙通等人,因有一技之长,也被刘邦授之高官,加以使用。由于刘邦能够充分使用降将的才能,这些人也不计前嫌,在汉的建立过程中,多建奇功。
  由刘邦人才方略的三个特点,我们可看出,刘邦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就是因为他善于使用贤能之士,为了击败对手,凡是有用的人才,即使有一技之长也使他们能发挥聪明才智。在用人方面即使原来是自己的敌对力量的属下,也用之不疑,从而使其忠心耿耿地为自己效力。
  综合全文所论,我们认为,在汉的发展壮大以及汉朝建立过程中.三个人才群体即谋士集团、将士集团和知识分子群体各发挥了不同作用,但这样作用又是相辅相成的,这主要得力于刘邦的选拔人才和使用人才的人才方略。正因为刘邦团结了以他为中心的人才群体,才加速了全国的统一和汉王朝的建立。
 
(原载《洛阳师专学报》1993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