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洛阳地情网!
旧志在线

旧志整理要注重点校质量


发布时间:2009年10月15日

 安徽省地方志办公室于2002年启动全省旧志整理工作,先后有170余种旧志着手校点,部分书稿已进入审订阶段。我忝为省旧志整理出版委员会成员,先后审读了《皖政辑要》(部分)、《芜关榷志》、《(永乐)祁阊志》、《(万历)祁门县志》、《(康熙)善和乡志》、《(嘉庆)合肥县志》、《紫蓬山志》、《浮山志》、《(嘉庆)宁国府志》和《(嘉庆)庐州府志》等10部书稿。今就审稿所及,谈一点认识,着重谈旧志整理的校点质量问题。

 我国现存历代地方志逾八千种,安徽省今存志书有目有书者即达470余种。这些方志是古籍的重要组成部分,蕴藏着各个地区政治、经济、文化、军事、自然、社会、历史、地理、科技等各个方面的丰富的资料,对我们今天研究一个地区、建设一个地区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著名方志学家仓修良先生曾将旧方志的价值总结为六个方面,即:一、研究民俗学的源泉;二、研究历史地理不可缺少的资料;三、研究明清以来社会经济的重要史料宝库;四、研究我国古代农业生产发展的重要资料;五、为研究各个地区自然灾害提供丰富的资料;六、研究各地教育史的重要园地。(仓修良:《方志学通论》,方志出版社2003年版,第517—538页)。仓先生论述很详尽,我在审读上述旧志时深有同感,也很受启发。历代方志确实是一座宝库,好好地利用它,既有助于我们对有关地区的总体把握,也有助于对某个专题的深入研究,其中的一些资料和这些资料所提供的价值,是其他文献所无法替代的。如《芜关榷志》是明代的一部有关芜湖作为专卖管理之地和重要商埠的志书,对我国经济史、明史及安徽地方史都有独特的价值,而且传本甚稀。又如《浮山志》虽有清刻本,然现公私俱罕收藏,而该书有不少有关明清之际的史料,特别是方以智的资料。再如《皖政辑要》,清宣统末年由安徽巡抚冯煦主修。分10科,100卷,100余字,皖政大要悉著于稿,以为官吏研究之资,很有价值,但一直作为稿本庋藏,外界无法使用。

 凡此,都说明了旧志整理的重要意义和独特价值。正因为其意义和价值的重要,我们才应越发注重其整理质量。首先是标点和校勘的质量,尤其是标点。标点正确,是古籍整理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要求,是书稿质量的生命线,标点不过关的旧志不如不出版,这一点万万马虎不得。一些书稿这方面的问题还是比较突出的,出现了一些破句、破词和常识性的错误(即常说的硬伤),其中《人物志》、《集文志》等卷尤为突出。下面举些例子与大家共同讨论。(鉴于书稿未出版,凡所引皆未标出处。)
   (一)不知人名而致误的:
    拜住君,前湖广行省恒阳王也。先不花之孙,武昌亦辇真之季子……
    按:这是元人揭徯斯《景贤书院大成殿记》中的文字。后句号应去。也先不花是人名,即恒阳王,拜住是也先不花的孙子。
   (二)不知人名兼不明职官而致误的:
    ……安庆推官黄图噜岱,经历杨恒,知事余中怀,宁尹陈巨济,凡十八人。
    按:怀后逗号应移至余中后。知事姓余名中,而陈尹济时官怀宁尹。
   (三)不明人名兼不明地名而致误的:
    其(李天馥)在兵部时,察举三河县知县彭鹏灵、寿县知县陆陇其二人服官守政。
    按:后顿号应移至彭鹏后。李天馥、陆陇其皆清初名臣,然陆从未任过寿县知县,与之同时且相关联的官员亦未闻有彭鹏灵其人。显然这样的标点是有疑问的。其实陆时任灵寿县知县,灵寿县时属直隶省。而彭鹏乃当时有名的清官,曾任三河县知县,即《彭公案》中的彭公
   (四)不识少数民族人名而致误的:
    亮(马亮,北宋大臣)敦谕大食、陀婆、离蒲、含沙……
    按:后、后顿号应去,后顿号应移至后。大食是西域国名,陀婆离、蒲含沙为大食酋长。
   (五)不知书名而缺标书名号的:
    郑达……著野史著干卷 ,其书浑朴质直,可征信焉。
    按:野史应标书名号。郑达,合肥人,明季诸生,撰有《野史无文》。
    
蔡文毅先生……进呈《先后大学解》、《御制敬一箴解》书畴彝训。
    按:《书畴彝训》也是书名,应标书名号。
   (六)不知书名,二书标成一书的:
    王茂粹闭户十九年,著有《脱畹集》、《好生录》、《懿行录》、《暗室电见闻感报录》等书。
    按:王茂粹为明代合肥文人,曾受汤显祖器重。此处的《暗室电见闻》是一本书,《感报录》是另一本书。
   (七)不知书名,一书误为二书的:
    按《孝经》援《神契》奎主文昌。
    按:《孝经援神契》是一部书,是讲谶纬的。神契不是书名。奎主文昌应加引号。
   (八)不明地理而致误的:
    自淮阴、泾、泗,上浮长淮
    按:依此标点,地理位置甚乱,义不解。其实,这里之误,字当属上,应该标为:自淮阴,径泗上,浮长淮。原文引自《宋史马仲甫传》。
   (九)不明职官而致误的:
    束元哲……累官枢密都。承旨引老归,年九十九。
    按:枢密都不词。枢密都承旨即枢密院都承旨,为宋代枢密院承旨司长官。原标点破词破句了。
    熙宁初,(马仲甫)守亳、许、扬三州纠察,在京刑狱知通进银台司,复为扬州提举。崇禧观卒。
    按:这一段较复杂,标点错了几处。……三州纠察不通,逗号应在下。在京刑狱知……不通,通进银台司,是宋朝传达表章的机构,为通进司、银台司的合称,与刑狱无关; “纠察后的逗号应移至刑狱后,属上句。复为扬州提举亦不通。提举,在宋代多为主管某项专门事务的职官,扬州提举,宋代没有这种职官。本篇上文讲马仲甫曾做过淮南转运使,管理过扬州,所以此处说复为扬州。而提举,这里是动词义,即专管崇禧观。
    ——古代职官,在古代文史研究中和古籍整理中都是难度较大的问题,搞不懂很正常,但不懂的地方一定要查,要专门处理。
   (十)不明僻字而致误的:
    升元六年,李升迁其子孙于海陵。
    按:升元是南唐的年号。这里李升实为李昪之误,昪(音便,光明义)不是升字。李昪系南唐开国皇帝,是李后主的祖父。
   (十一)不明繁简字而致误的:
    合肥之城,乃足下邱陇桑梓之乡。
    按:这句话意思好理解,但邱陇两个字都错了,邱陇必须写成丘垄,写成邱陇意思就不对了。顺便说一下,山丘的,从来就不能写成邱;作为姓氏的,绝大多数也没有边。因尊崇孔子而改,那是清康熙以后的事。
   (十二)不明通假而致误的:
    诏瑾(钟离瑾)规度,以工大不可就,止。置牐(同闸)召伯埭旁,人以为利。
    按:此处讲宋代的治河,当时钟离瑾(合肥人)任江淮制置发运使,他认为浚河工程太大,就在河道上修建了水闸。文义似乎也还清楚,但问题出在后的句号上。标点人把理解为停止(正好上文说工大不可就),好像也说得通;其实这里用的是通假义,作解,后的句号当去。
   (十三)不明避讳而致误的:
    宏治间,贤守马公肇举而修……
    按:宏治应作弘治。弘治是明孝宗年号。该旧志是清刻本,避乾隆讳(弘历)而改。我们今天整理旧志,则应回改。
   (十四)不明文义而致误的,此类错误量比较大,涉及的方面也比较多,捡主要的举几个例子:
    诗体尚江左高视、鲍谢、徐庾,以下不论也。
    按:江左后应标逗号,高视后顿号应去,后逗号应移至谢后,后、后应加顿号。标点者可能把高视、鲍谢、徐庾当成三个人了,这显然是错的。其实这段文字源自《元史余阙传》,是说余阙作诗崇尚南朝诗风,看重鲍照和谢脁,而对徐陵、庾信以下不以为然。这是疏于文学史常识而致误。(作者:
诸伟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