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洛阳地情网!
史志理论

【理论文章】年鉴人物编纂的若干考量(上)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6日

年鉴人物编纂的若干考量

施德善*

 

摘 要 年鉴内容突出以人为本,即,视各行各业先进、优秀人物为年鉴重要角色。因此,年鉴编纂应重视人物在年鉴中的地位和作用,强化人物典型事迹的采编意识,全方位做好年鉴人物资料收集、典型事例采访和文稿撰写,包括题材选择、主题提炼、编辑加工以及版面的精心安排和美化等,突出年鉴人物形象,弘扬人物风采,彰显年鉴特色。

关键词 年鉴 人物编纂 特色彰显

 

随着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年鉴编纂工作的重要性日渐彰显。以福建省为例,除了有全省综合年鉴《福建年鉴》,很多政府部门也在编纂年鉴;福建省住房和城乡建设系统,不仅省住建厅从1996年就开展年鉴编纂工作,市级住建部门近年也开始编纂年鉴;厦门市建设局已经编纂了两卷年鉴。在全国住建系统,有住建部的《中国建设年鉴》,许多省份也在编纂建设年鉴。其中,有的年鉴还编成了精品,被评为全国或省优秀成果。如《广东建设年鉴》就获过第四届、第五届全国年鉴编纂出版质量评比综合一等奖、特等奖,《福建年鉴》2014卷获福建省社科优秀成果一等奖等。从年鉴编纂内容上看,普遍重视全面性,尤其体现在比较完整的统计数据上。记、图、表、录等表现形式的恰当配合,图文信息资料丰富,条目也多了动态性内容,不仅具有存史价值,还起到资政作用。

对于年鉴人物,可能由于资料采集困难以致编纂者对编纂年鉴人物的意识不强、弱化,大多情况下对人物只是简单归集,形式较呆板,内容显得单薄,或仅仅作为名录或列表予以记载,从而使人物在整卷年鉴中所处位置无足轻重,为读者所忽略,所以谈不上为现实、为事业、为社会服务,也起不到年鉴所应有的教化、育人作用。

为贯彻落实《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0年)》《全国年鉴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0年)》,强化年鉴精品意识,深化年鉴质量建设,促进年鉴事业科学发展,无论综合年鉴还是专业年鉴,国家级年鉴还是省市级年鉴,上自编委会、编辑部,下至一线撰稿人,都亟待解决人物的编写问题,尤其是亟需强化年鉴人物典型事迹的采编意识。我们知道,人是事业发展和社会进步中最基本的、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因此年鉴内容要突出以人为本,把各行各界先进或优秀人物看作年鉴的灵魂,而不应忽略他们,遮蔽了建功立业者的形象,使读者看不到年鉴中灵魂的在场和飞扬。以下,本文结合有关具体年鉴实例,从年鉴人物编写意识和指导思想、人物资料征集和撰写体裁、形式与编纂加工、版面处理方法等方面作一些探讨。

一、年鉴人物编写意识和指导思想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任福建省省长时,为《福建年鉴(2000)》写过一篇序言,特别强调年鉴编纂的指导思想。习近平强调指出:“要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把‘唱响主旋律、打好主动仗’的精神贯穿到年鉴编纂出版工作的全过程,绝不搞指导思想上的‘多元化’。要学习吸收古今中外年鉴志书的优秀成果,努力提高《福建年鉴》的文化内涵和品位,在发挥年鉴资政作用的同时,更好地发挥年鉴的教化作用,提高全民族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为四化建设和社会进步提供动力和支持,也为后人留存一份文化遗产。”[1]

习近平这段话既高度概括了年鉴编纂的指导思想,也回答了指导思想问题如何在年鉴编纂实践中进一步具体化的问题,而且对今天编好年鉴人物同样具有政治方向性的现实意义。在年鉴人物编纂的具体过程中,必须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包括历史观和辩证法,来指导具体实践。同时,要以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理念把握好年鉴灵魂,真正唱响经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主旋律,弘扬社会正气。人选是个首要问题,这一关必须把好,不然就容易出错。对已逝人物,盖棺论定,比较好把握,对当下仍活跃于第一线的先进人物,选择入编时要慎重严谨,全面考虑,反复掂量。可以先由编辑部初步拟定选择范围和标准,再由机关党委、人事、纪检和工会等组织初步提出人选,然后经编辑部、主编报送编委会研究确定。收集人物资料,要做到文字材料客观真实,事例细节准确无误。在秉笔直书人物事迹时,不要忽略其挫折和教训,深入、动态、立体地展现出人物的个性特点。选材和内容上,做到全面、新颖、独特和精炼,即要从本质、整体和发展上反映人物深层内在的思想和精神面貌。记述和描写要有适当文采,质朴而不平淡,生动而不夸张,典型而不拔高,真实可信,可亲可学。在这方面,务必杜绝任何编造和伪饰,同时也要避免机械地复制人物工作和生活现象,对选取材料要精益求精。

年鉴人物编写,要增强为人立传意识,有为时代人物——或如人们常说的优秀、先进、模范人物、“新闻人物”、“风云人物”或“榜样”、“标杆”等——立传的意识,充分认识编写好年鉴人物的重要意义。“人物作用于经济大潮,经济大潮也影响着人物,人物新闻在整个经济宣传报道中的地位和作用应当说举足轻重。”“新华社早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把人物新闻特别是人物通讯看作一个主项,王进喜、焦裕禄等先进典型在推动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中都起到了极大作用,具有深远的影响。”[2]笔者曾经尝试将“建设人物”作为年鉴类目,在征集资料通知中提出入编人物标准和撰写要求,但最后未能编成。究其原因,在于上下对年鉴人物意识不强,人物名单没有选定,撰稿人采写能力偏低,文稿水平参差不齐,难以加工,以致最后放弃,并且一弃多年,直至2016卷首次推出“建设人物”类目。谓之首次,肯定尚存诸多不足和遗憾,如入编人物仅仅局限于全国劳模,所收集材料主要是工会组织和机关党委提供的劳模简介、图照和巡回演讲材料,编写资料有限,加工存在一定难度。

法国美学家雅克·马利坦曾在《艺术与诗中的创造性直觉》(北京三联出版社1992年6月版)一书中说过:“诗性意义之于诗,恰如灵魂之于人。”这里提到的“诗性意义”,在中国即是“诗意”,或即是诗的思想。就一首诗而言,只有情感而没有思想,只是为自然摹写和日常生活经验的平铺直叙,而缺乏人生洞见,缺乏精神火焰,缺乏超凡的精神向度,以及缺少高远的神性呼吸,那么,这首诗则成不了重要的诗。[3]

同理,就一卷年鉴来说,如果不能以人本主义和人文关怀去烛照现实社会生活,烛照年鉴编纂的整个过程,就很难超越表象包括诸多工作或数据,而直抵诸多业绩的创造者生命的本真和事物的本质,实现对人和世界的终极关怀,进而更好地认识历史的某些本质与自我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换句话说,即没有深入灵魂、深入骨髓的人物信息资料的采集与编写,对这个时代而言都是无高度、不全面的撰写和编纂。

打个比喻,年鉴丰富的篇章是撑起年鉴的骨架;年鉴条目和数据是构成年鉴的血肉;而年鉴人物,才是年鉴的灵魂。通过人物,可以唤起读者对现实和存在的深度思考和重新认知。

二、年鉴人物选定和资料收集

(一)人物选定

编好年鉴人物,彰显年鉴灵魂,除了强化年鉴人物意识,明确年鉴人物编写的指导思想,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对年度人物进行遴选。而入编年鉴的人物选定,必须慎重、严格、公正。同时,需要明确遴选范围和基本标准。

选定入编年鉴的人物,包括入编人物的提出和最后审定,必须经过年鉴编委会、机关党委、人事、纪检和工会等部门,根据综合全年度各行、各界、各类受到表彰或获奖的做出重大贡献的人物,进行慎重商定,从而最后确定人选。人数不宜过多,如果过多,应取塔尖上的人物给予有深度的采写,塔腰的人物考虑制作表、录,予以记载。在此特别强调,即应突破以往志书编修强调“生不立传”的传统观念及局限性,除了对当年已逝的出类拔萃、可歌可泣的人物予以突出记载之外,在世的尤其是正当年的有突出贡献、有重大成果的先进人物、优秀专家,只要政治上清白,为人正直善良,在社会上得到公认,并有正面良好的影响力,也应入编年鉴。对此,在集体审查时,务必予以正确把握和定夺。

年度人物遴选,需要明确遴选范围和基本标准,即选取什么样的人物作为年鉴人物,例如全国综合性年鉴,可以选国家级劳模、优秀科技工作者等作为年鉴人物;省级专业年鉴,可以对省级以上劳模或优秀科技工作者等的事迹予以记载。例如《中国新闻年鉴(1994)》,其中人物篇所收人物范围就是全国新闻界名人,没有限定在哪一年度,只要是未编入过该年鉴的新闻界名人即可。“名人”即是它的基本标准。[4]又如《福建建设年鉴(2016)》,初次设置“建设人物”篇,范围或基本标准定在全国劳模,共有7人。其实,入编范围还可放宽,基本标准也可适当修正,还可将获得年度全国科技、文明等专项奖励的建设人物列为组稿对象。

(二)资料征集

要编好年鉴人物,彰显年鉴灵魂,就要做好人物资料征集工作,必要时还得组织有一定写作功力的撰稿人深入现场采访。这样,才能保证年鉴人物事迹的真实性、典型性和可读性,从而更好地引导行业、社会生活的价值建构和对事业发展的向往而奠定良好基础。

征集人物文字和图照资料。文字方面,包括入编人物评选劳模或先进、优秀等荣誉称号所上报的先进事迹材料,或在媒体上的新闻报道等。图照,宜选取画面现场感、动态性或典型性强的图照。如无好图照,可约请或选派有一定摄影水准的人员深入现场拍摄。这些基础性的收集工作,有利于编写。无论要编成人物条目,抑或编成人物特写、传略体裁的文章,均需这些文字资料,如要展开篇幅,做典型性记载,还需文字与图照配合。

(三)人物采访

在征集人物资料中,发现资料有限、不足或比较单薄等问题,要组织撰稿人深入采访,这是编辑部所采取的一项积极举措。众所周知,能载入年鉴的人物,并且予以一定版面或篇幅记述人物事迹,这是一种立传,具有榜样、典型意义。因此,编写人物务必慎重,对人物事迹要全面、深入掌握,从中提炼出最能反映人物个性特点、展现人物精神风貌、最能感动读者的典型事例。所以,采访之前要做好充分准备,深入了解富有时代精神、代表事物发展趋向、人们普遍关心的采访对象的独特事例和其他重要题材,若未能把握住此问题,就难以给读者以鼓舞、以信心,以启发。在此举两个例子:徐迟写《哥德巴赫猜想》,当时极左思潮影响严重,知识分子不被重视和给予正确评价及使用,某些人习惯认为他们是“臭老九”,知识分子问题是大家普遍关心的一个问题。徐迟及时地抓住这个问题并在作品中予以反映,后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孟晓云写《胡杨泪》,因为纪实作品触动社会现行人事制度的弊端这一敏感问题,所以也引起广泛关注。由此可见,能否抓住大家普遍关心的问题,对作品的影响力至关重要。

同时,在编写之前,必须到现场采访,尽可能深入而具体地了解人物内心世界及其与周围人物和环境之间的关系。而且要全面地、历史地、正确地了解人物,掌握他的本质真实,从中挖掘出最能体现人物独特个性和思想闪光点的材料。这样,写出来的人物才不致于发生突变,才站得往脚,才能恰如其分、恰如其人。例如,徐迟在采访陈景润时,先打外围,找数学所的周大姐,还有几位大数学家谈,听有关陈景润的故事和结论,这样就是不访问陈景润本人也可以写出文章。然后再找本人,陈景润完完全全处于自己的数学之中,陈景润说:“不要写我。”徐迟说:“我写数学界。”“那好,我可以给你提供材料。”访问本人之后,一边攻读有关数学书,一边看有关材料……[5]可见,一位大家都能下如此之大功夫做好人物全方位的采访工作。尽管他写的是报告文学作品,但同样值得年鉴人物采写时借鉴和参考。

人物选定、资料征集和人物采写,是编好年鉴人物的重要前提。因此,要特别强调:年鉴人物是整卷年鉴的灵魂彰显,是时代精神的体现和弘扬,也是年鉴社会功能发挥的重要载体。有关单位组织和采编人员务必充分认识和高度自觉,在选定人物、收集村料、采写过程中做到认真、细致、客观、公正,本着对采写对象、对历史、对社会和对后人负责的态度,配合完成好这项任务,让所采写的人物事迹能够经得起时间检验,能对工作起到启发、教育和精神导向作用,对社会产生良好影响。因此,在采写上要特别注重把握重大题材,选择典型事例,捕捉生动细节。而那些机械地复制生活现象,平铺直叙人物的事迹的所谓人物简介,往往是没有深入了解人物,没有把握人物的典型材料,没有选好典型题材。其实,选择就是强调,就是突出。

为此,采访需要以十当一,多多益善,即要尽可能多地取得一手材料,尤其是独特的活生生的情节和细节;写作需要以一当十,从繁杂的材料中选取出最具代表性的、能反映出人物个性特点和时代精神的典型事例、典型细节。[6]这样,才能避免年鉴人物文字上存在的普遍性的简介味或一般通讯味。


参考文献:

*施德善,男,福建省闽侯县人,福建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福建建设年鉴》执行主编、主任编辑,主要研究方向为新闻、文学艺术和年鉴学。

[1]习近平:《〈福建年鉴(2000)〉序》,《福建年鉴(2000)》,福建省人民出版社,2000年。

[2]施德善:《关于经济宣传中人物新闻的思考》,福建省《宣传半月刊》1994年第8期。

[3]苗雨时:《诗·思想·形而上学》,引自新浪网新浪博客苗雨时的博客,2017年5月21日。

[4]中国新闻年鉴杂志社编:《中国新闻年鉴(1994)》,中国新闻年鉴杂志社,1994年。

[5]张德明编:《报告文学创作谈》,光明日报出版社,1985年,第278~286页。

[6]李延国:《礼赞这英雄的国土》,载张德明编:《报告文学创作谈》,第61页。

(待续)

(本文原载《中国年鉴研究》2018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