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洛阳地情网!
志人文集

读张广祥著《赤子之心》感言


发布时间:2010年03月19日

读张广祥著《赤子之心》感言

——君敬

 

耄耄已无童子貌,老骥犹有赤子心。

一管雄笔映千古,动地诗篇唯存真。

纸笔千年会说话,一字一句泣鬼神。

古言圣者三不朽,功德言传育后人。

 

 上面这八句话,前四句是2010120下午我在洛阳市人大常委会与洛阳市地方史志办公室于市人大常委办公楼426会议室联合召开的“张广祥《赤子之心》出版座谈会”上即席发言中送给革命老人张广祥老前辈的。会上我大略翻阅了张广祥主任送给我的三本书:《赤子之心》、《红色记忆铸丰碑——赵城县革命史料与河南求实录》、《英雄的赵城儿女(太岳一分区赵城县人民革命史料)》。由于对这三本书未及细读,所以即席发言只是感而发之,难中肯綮。会后,当我捧读这位革命前辈自费编著、出版的三部“红色记忆”的“革命史料”时,整个灵魂被震动了。于是我又补写了后边的四句话。这三部书使我的灵魂受到了二大震动:一是无数先烈在战火中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和灵魂铸造的丰碑震憾了我。使我们这些后辈每读他(她)们的英雄事迹都倍感今日幸福生活来之不易,忘记他们,就是对先烈、先祖的不敬,就是对历史的不敬,而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二是十几岁就参加抗日战争,为民族解放,为新中国建设而奋斗不止的革命老人,年届八十又六,退休之年,仍笔耕不辍,编写、收集、整理并自费印刷、出版革命史料。他追求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子孙后代不忘过去,不忘本,希望我们中华民族千秋万代国富民强,使革命先烈血不白流。”这发自内心的语言,就是这位革命老人坦荡胸怀的写照!这对于一个专业从事史志工作多年的我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震憾!读其书,令人震撼,而巨大的震憾又使我掩卷而忆其人。

我和革命前辈张广祥的结识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的。那时我从洛阳一高教导处抽调到市教委教育志编辑室任副主任和主编。在编纂《洛阳市教育志》的过程中,聆听过这位身居洛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洛阳市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的报告,并向其请教过教育志编纂的诸多问题,请其审读过《洛阳市教育志》的初稿。在编纂史志的实践中逐步结识了这位可敬可亲的领导。

也许是这位老领导的熏陶和指引,使我和史志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大约在七八年后,19919月我又从洛阳建材工业专科学校党委办公室奉调到洛阳市地方史志编委后充任编委副主任和编委办公室主任。当时张广祥主任已办理了离休手续。凭着他对党的忠诚和对史志事业的挚着,中共洛阳市委、洛阳市政府先后聘请他出任洛阳市地方史志编委顾问、《洛阳市志》顾问、洛阳年鉴编委顾问、《洛阳年鉴》顾问。此后的10多年间,我就一直在这位可敬可亲的老领导的关心、支持下主持编纂、印刷出版洛阳市有史以来卷帙最为浩繁、容量最为宏富,卷帙多达18个卷本,容量多达1200万字的《洛阳市志》和每卷容量在100多万字的年刊《洛阳年鉴》。

这部18个卷本的《洛阳市志》,从送审到评审,我们坚持每卷都呈张老审阅。对于报送的《洛阳市志》稿,张老是每卷必审,每审必有批注和书面意见。在对每卷志稿的评审会上,张老不仅每次都要叮嘱认真听取各方面专家的意见,而且每次都要提出自己独特的意见和建议。坚持每部志稿都要请省、市内外专家,特别是全国知名学者莅会或书面评审,然后由市史志办的编辑们汇集各方面专家的意见统修、统改,最后报请市政府主管领导统审定稿印刷出版,这条保障《洛阳市志》高质量的编纂出版的宝贵经验,就是在张老支持下,经多年积累形成的。《洛阳市志》18个卷本出版后,能先后获得全国地方志奖一等奖、河南省社科一、二等奖、河南社科联一、二等奖等诸多奖项,能被《人民日报·海外版》据以连发三个专版、新华社发出专稿、《光明日报》、《中国文物报》先后发出评介文章、中央电视台播出10几分钟,声誉传播海内外,除了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这不能不说是以张老为代表的全市史志界同仁呕心沥血的结果。省内外专家将洛阳市修志的经验概括为党委领导,政府主持,市志办实施;专家修志与众手成志相结合;民主评议与执编、总纂班子统审、统改、统编相结合;志书的编纂出版与志书资源的发掘使用相结合,这些在史志界闪光的经验,无处不凝聚着张老浇灌的心血!

说到对人民革命史料的收集、整理、编纂的高度重视,可以说是张老从领导《洛阳市志》的编纂到对各县、区志编纂的指导,从任洛阳市地方志编委常务副主任到受聘为洛阳市地方史志编委顾问,从对洛阳市各级各类志书编纂的指导到自己亲自动手编著红色记忆的人民革命史料—以贯之的主导思想。

在他编著的《英雄的赵城儿女(太岳一分区赵城县人民革命史料)》、《红色记忆铸丰碑——赵城县革命史料与河南求实录》、《赤子之心》的诸多篇章中,他都把褒扬革命先烈、褒扬革命英雄模范人物的业绩当作传播宝贵精神财富的伟业。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盛世修志,为人民创造的历史伟业存绩,为人民英雄牺牲的英烈们树碑立传,张老视此为自己的义务和责任。他在《红色记忆铸丰碑——赵城县革命史料与河南求实录》的《后记》中这样写道:“革命烈士是我心中常缅怀的人,为他们树碑立传是我心中常想的事”。在《赤子之心》一书所收《编辑<太岳一分区赵城县人民革命史料>是我应尽的义务》一文中,他结合当年在中共赵城县委及各级党组织领导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与日寇、国民党反动派、山西土皇帝阎锡山以及地方土顽匪霸十几年的英勇搏斗的实际斗争中培养和锻炼了一大批名扬当时各抗日根据地和解放区的为人民作战立功的英雄人物和许多没有留下姓名的“无名英雄”、“革命烈士”史实满怀深情地写道:“我们这些有幸活过来的人,而今也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为抢救革命前辈、战友和先烈的业绩史料,必须抓紧时机,广泛追忆和征集革命史料。我十多年来注意辑录原赵城县史料,就是想还这方面的意愿。对有关原赵城县诸多革命事绩和诸多革命英雄模范人物的业绩,那怕是点滴的好人好事,我认为都是宝贵的精神财富,都应该认真收集整理,编辑成册,传留后世”。可以说对于先烈们的缅怀,对于人民所创历史伟业的敬畏,对于革命者用血肉之躯铸造造的宝贵和精神财富的传承、发扬、光大,渗透在他自费编著、出版的十部书的字里行间,渗透在他的血管中,渗透在这位革命老人生命的每一个细胞中!他用从先烈们身上承继下来的宝贵精神和心血编成他的书,同时也浇灌着读者的心!

存真求实是张老在指导编史修志和自著《赤子之心》等多部著作中一以贯之的又一主导思想。他所编著的10部书中,就有诸多篇章以“实录”、“求实”、“纪事”、“日志”、“访谈录”命名。如《洛阳修志实录》、《随感与求实》、《赵城革命史料与河南求实录》、《征集赵城县革命史料日志·纪事》、《洛阳修志日志》、《赵城县革命史料访谈录》等。他在《编辑革命史料最重要的是真实》一文中列举了即使亲历革命的往事。在整理中也可能出现诸如时间、地点、姓名、部队番号等诸多的失误、失实各种情况后,特别强调“对从各方面征集的口头传说和书面材料”、“要有综合分析和鉴别研究的过程”,“就是说还要有个再调查研究分析的过程。“对于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的事情,更需慎之又慎”。为防止所写的材料失实,他要求在必要和可能时,“需要找真正知道事情和人物底细的人审稿”。

古人说,文以行立,行以文传,张老的为人是言如其人,行如其言。他的著述一丝不苟地贯彻了这个主导思想。在《赤子之心》一书中收录有他《关于赵城县解放时间考证资料》、《关于张君佐、段和生、纪小康等同志牺牲时间、地点考证资料》、《张冰如是否任过中共赵城县委宣传部长考证资料》等多篇考证人物牺牲时间、地点、任职情况的文章便是他身体力行,践行自己提出的存真求实原则的最好写照。

仅以他编著的《英雄的赵城儿女》为例,为使收集、编写的革命史料真实可靠,他曾数次自费赴京在北京军事博物馆摘录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时期和中国工农红军、八路军、决死队在赵城和赵城军民对敌斗争的实录;并在北京、太原寻找在赵城县工作过的老领导访问赵城人民革命斗争史。从19838月到20024月,他曾回洪洞、赵城十多次,征集采访具体典型的英模人物事例和一些重大事件。其中19959月~20024月,他就回故乡8次,着重了解、收集第二次解放赵城县城后刻的纪念碑的存放地址等。他先后在河南许昌、南阳、洛阳,山西太原、临汾、洪洞召开座谈会,往各地发信征集和传送材料1000多件,打长途电话100多次,从大量的史料中选录典型。在他所编著70多万字的《英雄的赵城儿女》中,先后有14位老同志留下他们第一手革命史料而先后谢世,……他还二次专程到洪洞县整理革命烈士的资料。第一次,他将原赵城县汾河以东地在革命战争年代牺牲的1044位革命烈士按卒年顺序排列,每人列有村别、姓名、出生年月,入伍、入党及牺牲时间、地址等。此后又自费400元作劳务费请人从5通革命烈士石碑上拓出10张碑帖,按照村别、姓名、职务顺序抄清1240位革命烈士名录。这实实在在的2284名的英烈名录都收集他编著的《太岳一分区赵城县革命史料》和《英雄的赵城儿女》中。这2284名英烈的姓名和献身精神,因他的书而传遍山西、传遍全国。“共产党最讲认真”的求实精神,就体现在他认真收集、考证各种革命史料的过程中。

为盛世修志,为党和人民的伟业存绩,为创造历史的英模树碑立传,存真求实,传承历史、昭示后人,这应是我们每个史志工作者的历史使命和责任。读着张老自费编著、出版的人民革命史料的红色记忆,作为一名老史志工作者,我自愧弗如。我愿张老立功之身康泰,立德赤心永在,立言之行昭示世人,更愿以张老之心为心,以敬畏历史、敬畏先烈、先贤、敬畏历史的创造者的赤子之心,寄望于后来者。

 

作者为河南省史志协会原副会长、洛阳市史志编纂委员会原副主任、洛阳市史志编委办公室原主任、《洛阳市志》、《洛阳年鉴》原常务副总纂、编审

 

 

201022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