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洛阳地情网!
志人文集

也谈历史文化名城志的编写


发布时间:2009年09月23日

作者   来学斋

 

 历史文化名城志的编写在本届志书编纂中所处的独特地位,使它越来越受到所在城市编纂者们的普遍重视,这不仅表现在具体编纂实践中的不断创新,而且亦在理论的探讨上反映出空前的活跃。下面仅就编写中的几个问题,略陈管见,以教正于志界同仁。

 一、加强对历史文化名城的深入了解与研究,是编好历史文化名城志的前提

 历史文化名城首先是作为城市而存在,它具有一般城市的共性,但更具有与其他城市不同的个性。仅就历史文化名城本身而言,也呈现多种类型,有以建都朝代为代表的古都文化城,有历史时期形成的文化中心城,也有近现代形成的新的历史文化名城。就某一类型中,由于所处的位置及其形成的历史条件诸因素的不同,也各具特色。因此,加强对历史文化名城的深入了解与研究,对编好历史文化名城志就显得非常重要。

 对历史文化名城的了解与研究,要根据各自名城的具体情况而定,但就其基本方法讲,一方面是借鉴、吸取历史学的研究成果,另一方面是修志者自身的研究。两者的完满结合为全面、系统、准确反映历史文化名城的基本面貌和从整体上把握历史文化名城的特征奠定了基础。笔者认为从三个方面的研究中,可大致廓清这一思路。

 一是纵向剖面研究。即是以城市发展演变作为主线,对各个不同历史时期所形成的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方面的深入研究。它以丰富的资料作为研究的前提,搜集、整理、分析、运用资料。这既包括对前人研究成果的汲取,也包括对当代史学研究成果的借鉴,但更多的是自己的研究心得。

 历史文化名城作为一种特有的文化现象,具有明显的传承性,其蕴涵的内容异常丰富,传承进化者认为,历史文化的发展过程是持续的,有阶段性的,每个阶段既是过去阶段的产物,又在未来阶段中起一定作用;文化的发展除了具有累积的性质外还包含着进步的性质,是一个由低级向高级、由简单到复杂的循序渐进过程。这种传承进化在历史文化名城的发展过程中表现得尤为突出。某种程度上讲,探索传承进化演绎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时事物纵向发展的整体把握。历史文化名城的产生、发展、兴盛、衰落和新生,虽然经常受着各种因素的影响和制约,但归根结底起着决定作用的还是本身的社会经济发展条件。社会经济持续的和有阶段性的发展,始终是推动社会前进的真正动力。历史文化各城的历史长者数千年,短者近百年,其发展演变的轨迹是遵循一定规律的,探讨这种规律的演变过程,就可对历史文化名城在宏观上的兴衰起伏有了一个比较客观的了解。例如洛阳是国务院首批公布的历史文化名城之一,对它的性质、特征及其地位作用的认识,首先是建立在大量丰富史料基础上的,通过对比、综合、分析、研究,梳理出古都洛阳从夏朝建都起,至北宋衰落时期,洛阳长期作为都城历史的基本轮廓。历史上先后有夏、商、西周、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唐、后唐、后梁、后晋等十三个王朝在此建都,中国古代史册留下了洛阳这个令世人羡仰不已的名称,其包含的内容简直就是一部丰富多彩的史典。认识了这一基本特征,然后对史料经过一番去粗取精的整理、加工程序,都城文化在不同时期的表现,以及它的发展演变轨迹就赫然在目。因此,笔者认为,加强对历史文化名城宏观上、整体上的认识,不但便于在制定名城志篇目时作重要参考依据,而且对突出不同类型名城志的特色有重要借鉴意义。

 如果说对历史文化名城作纵向整体上的探索是认识其全貌的话,那么对其断代剖面研究是加深对名城了解的必备手段。从纵向的整体分析,历史文化名城有其固有的发展规律,它的兴衰起伏在各个不同历史时期都有不同的表现,就某一个历史时期内,也呈现出较为复杂的情形。如在洛阳建都的十三个王朝中,有些是以经济的发展作为其主要特征的,有些是以注重文化建设而见长的,有些是以政治、军事上的目的而兴邦立国的。如在洛阳建都的东汉王朝,始终都把文化的发展作为其主要内容,此时期内。文学、史学、天文、教育等得以充分发展,这既得益于上层建筑——统治阶级的重视和提倡,又取决于当时社会经济的发展条件。在加深对不同历史时期特征的认识同时,亦对其涵盖的各项内容有了更进一步的把握,这就为各个专志的撰写在上限追溯方面积累了重要资料。

 二是横向比较研究。突出地方特色,显示自身优势是志书编写中的一个原则,而特色和优势是通过比较而得来的。同是历史文化名城,如前所述,由于种种差异,使其在表现形式和内容上异彩纷呈。单以都城为主要特征的历史文化名城言,也存在着较大的差异。只有通过同类型名城的比较研究,才能更好地寻求特色,发现优势。如从建都的自然条件去比较研究,就可发现,各个王朝在选择都城时,自然环境是首先必须考虑的,地势、山川、土壤、气候、物产,都可能成为王朝定都的选择条件。在确定何地为都,也是经过当时决策们的反复比较后才确定的,这无疑给我们从事这方面研究提供了第一手资料。如西汉初年选择都城时,就曾经对洛阳和关中的长安作过比较。洛阳固然东有成皋,西有崤渑,北黄河而面向伊洛,有一定的险要条件,但较之秦地的长安,被山带河,四塞以为固之形势还是稍逊一筹。所以刘邦在洛阳定都三个月后最终还是迁到关中的长安。可见,通过资料进行比较研究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对各自名城加深了解与认识的过程。

 三是专题分类研究。通过纵向剖面与横向比较两个纵横坐标的研究,对历史文化名城的性质、特征及其地位、作用的认识就更进一步清晰明了。专题分类研究的目的,使其以上两种方法的研究更趋于条理化和系统化。它着重探索各项事业的纵向联系,强调某项事物的发生、发展及其嬗变的历史过程。如果说前两种方法的研究是为编写名城志提供一些指导和借鉴意义的话,那么专题分类研究的成果对于名城志的编写有着重要的实际意义。例如对名城城市建设、科学技术、农业、商业、手工业等项的研究,可直接服务于有关专志的编写内容。

 以志书篇目所立各项内容的上限追溯,固然是专题分类研究的重点,但挖掘新资料,提出新观点,不断探索新的专题,以充实和完善名城志的内容,亦成为进行此项研究必不可少的一项重要课题。我们在洛阳地方史志编写工作中,从长期积累的资料中得知,洛阳与丝绸之路的关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以前虽然有人作过专题研究,但由于诸多因素的制约,使其在研究水平上始终未能得到新的突破。为全方位、多角度、多层次地探索洛阳与丝绸之路的关系,使这一专题研究真正达到一个新的水平。我们在全国史学界范围内发起了洛阳与丝绸之路关系研究的论文征集活动,之后在收到的50余篇文章中,精选了33篇,收入《洛阳——丝绸之路的起点》一书中。此书出版后,在全国史学界引起了强烈反响。专家、学者从不同角度论证了洛阳是丝绸之路起点的基本命题同时,对洛阳经济、文化的发展和在中西经济、文化交流中的地位作用进行了深入探讨。此项专题的研究对洛阳市志的编写有极大的参考价值。除有关部类的专志运用这一研究成果外,我们还在市志里列了专题,以充分显示洛阳历史文化名城这一突出特色。

 二、全方位地历史地记述历史文化名城是编好历史文化名城志的基础

如何把对历史文化名城的研究成果应用于具体的编写实际中去,以及在编写中应注意从那些方面去反映,这是历史文化名城志编写应着重解决的问题。观察部分已出版的历史文化名城志和一些志稿篇目,结合方志理论界的观点,大致采用两种方法来突出反映名城特色。一是列专志予以突出某种事物或某项内容,如《洛阳市志》中把白马寺、龙门石窟列为专志作为重点反映;二是分散在若干专志里如主要从大事记、建置沿革志、文物志、人物志等里面去体现。笔者认为,应着重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进行记述。

1、自然环境:在形成历史文化名城的诸因素中,自然环境应居一定的位置。其内容大致包括有地势、山川、河流、土壤、气候等方面。在一些修志同仁者来看,自然较之社会有很大的稳定性,因此在记述自然环境时就应着重以现状为主。只强调社会领域中各项事物的演变过程是不可取的。这在以古都型为代表的历史文化名城来说显得尤为重要。

 2、经济基础:历史上任何一座城市的产生和发展,其根本原因取决于生产力发展水平及其社会经济条件。按照马克思主义观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基础是社会一定历史发展阶段上的生产关系的总和。在名城志的编写实践中,往往由于对此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致使在经济部类的各专志的上限记述中,或纵向断线,或内容空乏,很难反映出名城特色。大凡举其要者,应从主要决定经济基础的手工业、农业两个方面去加以记述。手工业中,按性质分有官营手工业和私营手工业,它在以都城为特征的历史文化名城中,突出地表现为门类齐全、规模宏大、工艺先进。许多门类就直接与经济部类各有关专志的内容相衔接,如纺织、酿酒、冶金、制陶,等等。一般的手工业是以城内为主,农业都是在城外郊区和其附近地区。对农业的记述,应着重从土地制度、耕作条件、农作物品种、生产工具的使用等方面反映,与农业密切相关的水利事业也是不可忽视的内容。这里应该注意的是,由于古代地区间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虽说都城的经济比较发达,但一定时期内是仰给于外地经济的,最典型的就是粮食的供给。这个问题在立都长安和洛阳的王朝,都表现得非常突出,所以转输漕运构成都城经济的又一基本特色。

 3、意识形态:历史文化名城志要突出反映该地历史时期政治、文化、思想等意识形态领域的发展变化,是由历史文化名城的特点决定的,它往往不仅是一代王朝的政治中心,也是文化中心。笔者认为,加重对名城志中的文物部分的记述,反映这一优势是十分必要的,但这只能算是对文化遗存的一个静态记录而已,如何从历史的角度,去认识和了解历史文化名城中无比丰富多彩的文化现象,并分门别类地记述入各有关专志是修志者必须认真思考的一个问题。浏览一些历史文化名城志书或志稿,普遍地存在着这方面的欠缺。如在文化志中,只注意在宏观上作一简要的描述,具体到各个门类,诸如图书、档案、文学、史学、艺术等则侧重于现实的记述,对历史时期各项事业的发展脉络则记述肤浅,反映的深度不够。仅以图书业在都城洛阳的发展来说,足可以写成一部专著,从对图书的搜集、整理、著述到出版、发行、收藏,都有一套完整的程序,如能在文化志中列专章去予以充分反映,可觇当时都城文化发达之一斑。

 4、社会因素:方志界对社会志的看法,有广义和狭义之说,广义的认为,除自然之外,人类社会的一切事物与现象都属社会的内容,按这种理解,志书的绝大部分内容都可归入社会志。这在实际运用中是行不通的,因此只能按狭义之说,即社会志的记述范围只是社会内容的一部分,或者说只反映它与人类活动密切相关的社会生活方面的内容。比照于此,人口、民族、婚姻、家庭、姓氏、习俗、宗教、方言等等都是社会志要重点记述的项目。以人口而论,它是人类社会生活的主体,古今皆然。形成今天人口状况的格局是历史人口发展的结果,重今轻古的记述方法,对于历史文化城是极不适宜的。观察一些很有人口特色的名城志,对在这方面记述的欠缺和疏忽,不能不令人感到惋惜。历史上有关记载人口数量、分布、变动、构成,以及人口政策、管理、调查等内容异常丰富。如都城洛阳的人口在历史上的状况如何,笔者经过对大量资料的研究、考证后,基本上理清了各个历史时期人口发展的基本线索,指出历史上洛阳人口发展的三个高潮,并呈马鞍形发展的态势。这一研究成果指导于人口志的编写,无论在人口的数量上,抑或在人口的内在质量上都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尤其是通过人口与古代经济关系的对比记述,对当今人口发展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其它如民族、姓氏、婚姻、家庭等内容都必须对其上限的记述予以必要的重视。

 总之,全方位地历史地记述历史文化名城,以突出名城的特色,是目前历史文化名城志编写中亟待解决的问题,而进一步加强对各自名城的了解和研究遂成为当务之急。笔者不揣浅陋,试作以上探索,粗疏谬误之处,还望方家教正。(责任编辑 徐琳)

(原载《河南史志》1994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