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洛阳地情网!
资料存档

市史志办主任来学斋在《汶川特大地震洛阳救援志》首发式上的发言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10日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
在“5·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四周年之际,我办组织编纂的系统记述洛阳各界救助援建汶川灾区历史的大型资料性著述----《汶川特大地震洛阳救援志》由中州古籍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在此,我谨代表市地方史志办公室向今天光临首发仪式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以及关注支持和参与该书编纂出版的朋友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地感谢!下面我就该书的编纂出版情况向大家作以简要汇报。
一、编纂过程
2008年8月,国务院决定编纂《汶川特大地震抗震救灾志》,成立了高规格的编纂委员会,并两度在成都召开编纂会议。陕甘川地震灾区和19个援建省(市)纷纷响应。地震灾区编纂《汶川特大地震抗震救灾志》,援建省市编撰《援建志》,由此掀起了中国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全国性的抗击自然灾害的专题志编撰的高潮。2010年1月,洛阳市对口援建江油灾后重建工作领导小组接到河南省对口援江领导小组通知,要求提供《洛阳市对口援江资料长编》。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对口援建领导小组组长吴中阳将这一任务交给洛阳市对口援江后方办公室和市史志办公室。接到通知后,经过认真研究分析,认为《洛阳市对口援江资料长编》难以全面反映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洛阳军民在救助、援建中所做出的无私奉献和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决定编纂一部系统记载和反映洛阳在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救助援建灾区这段光辉历史的专题志书——《洛阳市汶川特大地震救援志》,该想法得到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成立了以市委书记为名誉主任兼名誉主编、市长为主任兼主编、有关单位领导为成员的“洛阳市汶川特大地震救援志编纂委员会”。委员会下设编辑部,由史志办公室副调研员、市志科长张玉桥同志任执行编纂。2010年1月15日,洛阳市对口援江后方办公室与洛阳市史志办联合举行“《洛阳市汶川特大地震救援志》编纂启动仪式和培训大会”,省史志办省志处处长陈守强亲自到会为23个部门的供稿人员进行了修志业务培训。会后,《洛阳市汶川特大地震救援志》编纂工作正式启动。当年5月,我和执行编纂张玉桥跟随“洛阳市慰问江油代表团”,考察了江油4个乡镇的对口援建项目,搜集对口援建有关资料。代表团回洛后,执行编纂张玉桥同志留在灾区,乘长途汽车辗转北川、安县、绵竹、什邡、都江堰、汶川、理县、茂县、青川等极重灾区,收集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对灾区也有了初步的感性认识。
灾区归来,短期内拟定出了篇目,制定了一整套切实可行的方法,编纂工作开始有了实质性进展。为加强该书资料的真实性,我们要求撰稿人最好是当事人,可以不考虑修志规则,只要写出真实过程即可。这样一来,就把撰稿人从修志的条条框框中解放出来,放开手脚撰稿。在初稿的基础上,由执行编纂按照修志规则进行规范。对有些没有撰稿能力的当事人,只要求提供资料,由执行编纂直接撰稿。为提高质量、加快进度,我们采取“样稿引路,示范带动”的办法,由执行编纂整理出比较好的样稿,在同类单位中推广。2010年10月,执行编纂张玉桥代表河南省参加国家“汶川特大地震抗震救灾志编委会”召开的培训会,其代表河南省写出的样稿得到肯定和表扬。
接着我们对各单位撰写的志稿分口进行评审,先后召开了交通口、住建口、志愿口、国企口、卫生口、驻军口,募捐和支前单位口等评审会议,广泛征求意见,认真修改完善,从而为总纂打下基础。经过两年的精心编纂,今年初拿出了100余万字的初稿,3月12日上午,召开了评审会议。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汶川特大地震抗震救灾志》编委成员邱新立、河南省地方史志办公室主任霍宪章、省地方史志办公室省志处处长陈守强以及市政府办、洛阳军分区、洛阳铁军、二炮部队、洛阳消防支队、市公安局、市住建委、市机关事务管理局、市直工委等单位的代表和曾参与汶川特大地震救助援建宣传报道的部分媒体记者参加了评审会。与会人员在对该志总体予以肯定的同时,从体例、框架结构、史实、文风、图表运用等不同方面提出了一些意见和建议。评审会之后,执行编纂按照评审意见对志稿进行了调整和增补,并把书名改为《汶川特大地震洛阳救援志》,赶在“5·12”前夕出版问世,为灾区及洛阳人民献上了一份厚礼。
全志采用述、记、志、传、图、表、录7种体裁,分10篇,38章,163节,801目,字数140万字。第一次以大量鲜为人知的翔实资料全景式地再现了洛阳驻军和社会各界救援灾区的宏大场面,内容涉及国务院确定的汶川地震极重灾区的汶川县、北川县、绵竹市、什邡市、青川县、茂县、安县、都江堰市、平武县、彭州市等全部10个县(市)、部分重灾县(市)以及对口援建的江油市,其救援范围之广、涉及项目之多和影响之大,均属历史罕见。
二、几点做法
抗震救灾志的编纂无论在洛阳还是国家,都史无前例。在该志编纂过程中,我们除了遵循一般志书的编纂原则外,进行了一些探索和尝试。
首先是注重“挖掘细节” 本志编纂时间短,参与人员多,反映重大事件的信息特别密集,从2008年“5·12”大地震发生到2010年“5·12”对口援建结束前后共两年时间。按照常规,两年的历史,是难以独立成志的。然而,汶川特大地震是特殊时间爆发的特大事件,发生在一个小时内的重大事件比比皆是。特别是营救生命的72小时内,抢先一秒就可能营救一个生命,在一刻钟内,生命的奇迹一连串的发生,舍生忘死的事例屡见不鲜。众多的重大事件发生间隔的时间都很短。要真实地记载这段历史,就必须深入挖掘救助援建的细节。在该志编纂过程中,我们始终要求各单位撰稿人要注重“挖掘细节”,多写事实,少写空话,力争将洛阳各界救助援建中的动人事迹一件不漏地载入史册。正是有了这些“细节”,才有了140万字的鸿篇巨制。
第二,以爱修志,以情修志 汶川抗震救灾是中华民族凝聚力和爱心的空前体现。救援者以爱心救援,奉献生命,慷慨解囊;被救援者以“感恩之情”回报救援者。在该志编纂过程中,我们反复强调要“以爱修志,以情修志”,把“爱”和“情”贯穿于编纂的全过程,让“爱”和“情”成为该志的主线。志书中频繁出现的“感谢”(出现254次)、“赞扬”(出现167次)、“热泪”(出现187次)、“感恩”(出现63次)、“亲人”出现126次)、“爱心”(出现65次)就是明证。
第三,加大图片量,力求图文并茂 在抗震救灾和援建过程中,有许多感人的瞬间都被定格在一张张图片中,成为生动真实的历史。编撰本志过程中,我们在文字资料收集的同时,注重图片资料的征集利用,许多人献出了自己珍藏的照片。为了加大图片分量,达到图文并茂的效果,我们除了在书前安排大量彩色图片外,随文插入了大量图片,并绘制若干《救援灾区示意图》,以直观性“再现历史”,提高资料价值。
三、几个特点 
《汶川特大地震洛阳救援志》是一部全景式的《抗震救援志》,从目前我们了解的情况看,可以说是全国第一部,主要表现在这样的一个规模和这样的一个写法在全国独一无二。突出表现在3点:一是“救”,二是“建”、三是“助“。
“救”包括营救生命、搜救排查遇难与失踪群众、转救被困群众和伤员、救治护理伤员、排险除危、打通生命线、运送救命粮和救命药品,包括抢救国家财产包括金库、粮库、文物、档案,包括抢修震后瘫痪的通信、水电、道路以及大型机械。“救”在本志中地位最高,洛阳市所获的全国最高荣誉16项主要是“救”。据初步统计,一个“救”字在志书出现7012次之多,救援(出现1510次)、救治(出现504次)、救护(出现417次)、抢救(出现319次)、搜救(出现225次)频繁出现。
“建”,包括“过渡援建”和“对口援建”。“过渡援建”不仅是洛阳企业援建,还有铁军和二炮部队的援建;“对口援建”,不仅是对口援建的江油四个乡镇,还包括洛阳明星企业援建的“江油洛轴”、六建集团援建的江油人民医院门诊医技楼、一拖援建的雅安东方红小学、洛阳公安对口援建的江油公安、铁军对口援建的北川中学等等。志书中出现“援建”二字达2952处,对口的“江油”,出现2112次。
 “助”,表现在全民哀悼与募捐、慰问表彰、壮行与迎接、守护战略咽喉和绿色通道、举办抗震救灾展览与组织抗震救灾事迹报告等等。
论“救”,洛阳规模大、范围广、出动人数多,超过一般省;论“建”,洛阳也远远超出了地级市的规模;论“助”,犹如革命战争年代,不分男女老幼,不分前线后方,蔚为壮观,波澜壮阔。
鉴于洛阳的“救”、“建”、“助”,故改名《汶川特大地震洛阳救援志》。既有别于单一的《援建志》,也不同于笼统的《抗震救灾志》,因此该志是全方位的救援志。该志的出版发行,对正在编纂中的19个救援省修志单位提供了借鉴。对地震灾区的省、市(州)、县修志单位提供了难得的资料,尤其是对总结抵御自然灾害能力、弘扬抗震救灾精神和洛阳精神、传承修志优秀文化传统都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各位领导、同志们,《汶川特大地震洛阳救援志》虽然已经出版发行,但限于人力和时间,其中还存在许多问题和欠妥之处,希望各位领导、专家学者及各界朋友多提宝贵意见。这次只是印刷装订了及其少量,嗣后征求意见,修改完善后再大批印刷装订,希望参编的单位从今天首发后专门组织人员认真修改,精益求精,力争出精品,按要求向国家《汶川特大地震抗震救灾志》编委会献礼!最后,请允许我再次向在座的各位领导和嘉宾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

谢谢大家!